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

 

    十年了。

    距離投湖被救,已經十年了。杜十娘的花容月貌已不復當年,但那清冷帶熱的氣質與堅忍不拔的個性卻是越磨越利,以前的她儘管是娼館裡的花魁,但有許多事仍不如一位農家之女,現今孤身在外,儘管苦,她也認為苦的值得。

    十年前的那晚──被背叛出賣的那晚──她簡直無法相信李甲會將心愛之人隨意交付一位陌生男子。她不斷說服自己,也許李甲被逼迫,被威脅,或許他只是逢場作戲,等會兒回來便會聲色嚴厲地訴說孫富的無恥貪婪……然她等到的,僅是,更痛的打擊,更重的傷害。

    事已過,一切皆是煙消雲散。聽聞的剎那心已碎,獨留這副皮囊無用,她才決然尋死。然救她之人卻給了她一個理由,一個位置,讓她在外奔波也不怕找不著安身之處,讓她在孤苦無依時可以到一個避難處休息。而這人,更是找到了遠走他鄉的李甲。對此,杜十娘十分訝異,畢竟天下之大,要找著一人豈非易事?她想問,卻無從開口,這個職業是漁夫的人眼神太過淒涼,彷若枯井,再也湧不出一滴甘泉。因此,杜十娘不再揭瘡疤,即便連那人的真實姓名也不曉得,然如此助她、視她為親人之人,讓杜十娘除了感激已無其他。

 

往後種種,譬如今日生

 

「相公,你等會兒啊!」

「鳳綾你還想看什麼,我手上都滿了,沒地方拿……」

「就等會兒嘛!看這鐲子多漂亮啊,晶瑩剔透,想必是塊上等的好玉!相公,買給人家嘛!」

「這……」

    杜十娘看著青鬢已出的李甲,十分訝異自己那無生波痕的心湖。再看看他身旁的女子,她也僅是搖頭嘆息──還上好的玉呢!沒看到店家眼中的譏諷和媚笑嗎?真是無端給人當肥羊了。

    江南秀麗好風光,可看著略顯老態的李甲,杜十娘知道以他的個性,若妻子是位門當戶對的嬌蠻千金,量他也是無話可說,無處申冤了。

    如此苦悶活著是否已是給他的最大報復了呢?杜十娘無法擅下評論,她心中那把尺已去了刻度,對於李甲,她無愛無恨,所有攸關這人的生與死,與她已無瓜葛。

   「妳──」李甲似已發現她的視線,一回頭,這張容貌勾起的回憶又豈是滔滔洪水可形容?

   「相公,她是誰?」

   「她、她是──她是我真正的愛人!我喜歡的、才不是你這種女人!」李甲賭,就賭杜十娘會念在往日情分上與她「重歸舊好」。當認識蕭家大小姐蕭鳳玲,她才知道杜十娘過去的體貼溫順對一個情人而言,是多麼珍貴。

   「這位公子,你是否認錯人了?」

   不再去看李甲愕然的眼光與她身旁女子那疑竇的視線,就一句,便以割斷過去。

 

   拋下兩人,杜十娘瀟灑轉身,輕盈坦然的步伐緩緩消失在人群之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ucl123 的頭像
pucl123

寫作指導

pucl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