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明代有一人,姓李名甲,與好友柳遇春在京城同遊。忽一日,與一位名姬相遇。

 

第一幕

 

李甲心想:「此女子國色天香絕無僅有,不妨今夜與之共枕。」

李甲:「小生姓李名甲,浙江紹興人。試問女子姓氏?」

杜十娘:「妾姓杜名媺,排行第十,院中都稱為杜十娘。」

李甲:「小生不免疑惑,女子為何置於教坊?」

杜十娘:「妾自十三歲已置此,一待已有七年,至於為何置此不便言說。」

李甲:「抱歉,言過了。」

杜十娘心想:「此人忠厚老實並非薄倖之輩,再者媽媽貪財無義,何不從良於他呢?」

 

過了一年多

 

第二幕

 

李甲:「不瞞娘子,我盤纏已漸漸空虛。近來家父甚怒得知我流連於教坊寫信要我回去,這該如何是好?」

杜十娘:「公子不必發愁,此事必有法子,不瞞公子妾今早我與媽媽談論為妾贖身之事需三百兩,公子你能否為妾籌得三百兩,須在十日之內籌備。」

李甲:「小生雖身上無銀,但僅要與友商借,應不成問題。」

 

第三幕

 

李甲:「眼見時日已快到,朋友大都以我流連教坊,不肯借銀兩予我,這該如何是好?」

杜十娘:「公子不需擔心,妾已深藏一百五十兩,公子僅需籌另一百五十兩。」

 

第四幕

 

李甲:「娘子已籌一百五十兩,但不知令一百五十兩要怎籌得?」

柳遇春心想:「可見得這名姬對李甲是真心,不如成就美事一樁。」

柳遇春:「我代你去籌銀兩。」

 

杜十娘與李甲離開教坊

 

第五幕

 

杜十娘:「昨日咱們已在眾姐妹慶賀下完婚,為何公子愁眉不展?」

李甲:「……,其實是……小生的盤纏所剩不多了。」

杜十娘:「昨日姐妹們有給予妾五十兩,公子不需憂愁。」

李甲:「娘子若不是你,我小生豈能苟活自此,你的恩情小生永不能報。」

杜十娘:「公子何必如此,咱們已成夫婦不需如此見外。」

 

第六幕

 

在航舟之時

 

孫富:「何來的天籟之音,不妨探個究竟?」

李甲:「好一陣子無聞娘子的歌聲,依然動人心弦。」

杜十娘:「公子言過了。」

孫富:「關關雎鳩,在河之中,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李甲:「這是誰在吟詩,難有同好之人,待小生邀之。」

 

李甲邀孫富登舟,見杜十娘

 

孫富心想:「果真絕妙佳人。」

李甲:「娘子今晚宴客,可煩娘子準備佳餚?」

孫富:「方才那位女子不如一般女子,可請先生透露。」

李甲:「不瞞你說此女子是京城名姬,名為杜十娘。」

孫富:「先生如何得到此女子?」

李甲:「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孫富:「先生你家人同意否?」

李甲:「唉,不瞞你說家父不知此事,小生也為此事操憂。」

孫富:「不妨小生代你想法子。名姬終歸名姬,終有一日見到心儀男子,也難忠心於你。再者,父子天倫何必為了一名姬而失了親情?不然將杜十娘賣於小生,一來可恢復親情,二來也可得旅費。」

李甲:「你言之有理。」

 

第七幕

 

杜十娘:「公子為何在那名公子離去後而面有難色?」

李甲:「這……。」

杜十娘:「直說無妨。」

李甲:「娘子我與孫富商討一番,不知該如何是好。」

杜十娘冷笑:「這不是妙計?一來親情完好如初,二來又得一筆錢財,真是絕計啊!」

 

最後杜十娘攜帶萬兩珠寶在李甲與孫富面前投江自盡。

創作者介紹

寫作指導

pucl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