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甲樂陶陶的想著拿了那一千兩回鄉要如何耀武揚威等等,不禁幻想:「哈!拿那麼大筆錢回去,那些叔伯們還敢擺臉色?一定個個來巴結,恨不得分杯羹,到時換我擺譜給他們看!哈哈哈

  十娘拿起桌上的茶水替給李甲,語調輕柔:「晚了,早點睡吧!明兒就是我倆分別之日了,自此後您將獨行,要多保重!

  李甲見十娘雖被他出賣,仍舊柔情依依,不禁心裡泛起一陣羞愧,心想:「事都已至此了,十娘還是如此關心我,我這豈不是對不起她了?... …不,若十娘跟了孫富便擁有錦衣玉食的生活,到時她感謝我都來不及了!」於是接過那杯茶一飲而盡,看也不看十娘說到:「是晚了,那我要睡了,你也早睡吧!

  看著李甲就這麼放棄自己給他最後的機會,十娘心灰意冷,跟著躺上床,很快的,李甲鼾聲大作,睡得十分深沉。

 

  隔天清早,孫富起了個大早,「哈哈~美人!大爺我來了!」,心想著十娘馬上就要到手,孫富大口將稀粥囫圇吞下:「燙燙!

  「少爺,到手的肉跑不掉,小的可是看著李公子的船一整夜不闔眼呢!請慢慢吃吧!」孫富的親信諂媚的替上涼茶。

  「不不,我等不及了!!李甲那傻子醒了沒?得趁他反悔前成交啊!」孫富飲盡涼茶馬上站起來朝李甲船上觀望。

  「醒了!醒了!小的這就將船划近些。」

  見孫富的船緩緩划近,站在船頭的李甲急聲催促更衣的十娘:「快快,別讓他反悔啊!

  十娘盛裝走出船艙,手抱著百寶盒,肩背著衣物包袱,孫富一見驚為天人,延著口水伸出雙手:「十娘姑娘請過來吧,我已準備好早膳,李書生也一起來用餐吧!

  李甲讓十娘走在前頭,自己緊隨在後,當快走到孫富船上時,十娘一顛坡將百寶盒摔在船緣,盒子應聲打開,只見裡頭一錠錠金子與珠寶,李甲見了直睜大眼睛,十娘迅雷不及掩耳的撿起寶盒往江中一丟,李甲措手不及的見珍寶在江中載浮載沉,「既然你已賣了我,這些也不需要了!」說畢十娘梨花帶淚的跳到孫富的船上。噗通一聲,李甲跳進江裡試圖撿回珍寶,「十娘你怎麼這麼傻?好好說嘛!我們可以從新開始!

  「李公子!」十娘驚恐的對江叫喊,「快上來呀!性命重要啊!

  只是李甲不停的在水中上去下來,只是不知為何身體漸漸越來越沉重,到最後便沒再浮起來。

  「李公子!李甲!李甲!」見十娘哭得不能自己,孫富慌忙拉著她進房,「別難過,別難過,美人,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直到了孫宅,十娘總是用身體不適拒絕孫富的親近,孫富體諒十娘、也認為到手的肥羊不急著,慢慢來。

  過了三天,十娘說要出去走走,孫富雖猶豫,但為了使十娘放鬆警戒,於是叫親信一人陪同。晚上,突然接到父親的緊急來信要孫富回家,孫富便急著趕回去,卻發現那只是親信偽造的文書而連忙趕了回來。

  距離家門十公尺遠,看到十娘站在門口前迎接他。孫富心想,「這美人可真有心,準備特別的驚喜給我。」正準備迎上前去,卻見十幾個家僕蜂擁而至,手中皆拿著火把,「你們要做甚麼?反了嗎?」孫富驚恐的望著十娘的臉在火光的映照下越發陰狠了起來,「你

  「燒!」十娘下了命令。孫富連忙欲上前阻擋,突然,「喔!」,一陣刺痛,孫富吐了口鮮血,馬伕將匕首刺入他的心窩。

  「杜姑娘,孫宅已燒得差不多了,可以給我們賞銀了吧?」孫富的親信搓著手笑著,「我想給,只怕你們沒命拿!」十娘擒著冷笑看著他面色發黑倒下,「難道是那壺酒?」語畢嘴角流出黑血死去。

  馬伕向前看著十娘,火光的照耀下,居然是柳遇春,「快走吧!官兵很快就追到了!

  「謝謝你!」十娘落寞的說。「幫我做這些事。」

  「是我對不起你在先,要不是當初我幫了李甲...就算這計畫要我幫妳在做個百次,也不足以彌補!」遇春慌忙說:「還是快走吧!素素他們都在等妳。」

  卻見十娘淒涼的笑著,「如今我背負那麼多條人命,我還能去哪?」一口將剩餘的毒藥吃下,摘下玉耳環替給遇春,「希望你不要辜負了素素!不要重蹈我的覆轍。請把我隨身的物品都交給她,跟她說姊妹恩情來生再報...」

  遇春苦笑道,「有妳們這些手段,我哪敢造次啊?」

  十娘意智逐漸昏迷,喃喃的念道:「那就好...那就好...」

  遇春將十娘的衣物帶回給他的姊妹們,一打開,赫見所有珍貴的珍寶滾了出來。還有一封信。

 

  最後還是沒遵守與妳們的承諾,不要怪我好嗎?

    我已造太多孽了,連李甲也是我害死的,沒錯!是我。在給他的茶中下迷藥,讓他全身僵硬昏昏沉沉、又將他衣服內縫了許多吸水力很強的棉花,我深知李甲水性不好,事先拿走最有價值的珍寶,剩下最重的銀子等,故意在他眼前打翻寶盒,他一定會跳江去撿的。

    謝謝你們答應幫助我任性的計畫,但是對生命我已沒有留念了…心…太累了,請原諒我再一次的任性。

                                                                                                               徽兒絕筆

 

    姊妹們紛紛抱頭痛哭,為十娘造了一座墳,每年祭拜;也利用這些錢,遇春為素素贖身、及所有想從良的姐妹,讓他們住進遇春興建好的大宅,也運用這筆錢滾錢贖了更多姊妹同住。雖然外人總把它們說的很難聽,濫交、複雜、淫亂等等,但他們知道,十娘一定懂得,他們活得很清白、很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ucl123 的頭像
pucl123

寫作指導

pucl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