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主題

 

  當所見之善非善,所見之惡非惡之時,究竟誰才是加害人?誰才是真正的受害人?最終,卻因不與世俗妥協而孤獨、受到排擠,扭曲的人格,漸漸萌芽茁壯,進而鑄成無法挽回的悲劇,是命,還是運?

  看看那些善良與正直者!他們最憎恨的是誰?是破壞他們價值表之人,法律的破壞者一切的破壞者──然而,他也正是創造者。創造者所尋找的是同伴,而非屍體,創造者所尋找的是一樣能創造的同伴──將新價值銘刻在新的價值表上的人。他們被稱為破壞者和善惡的輕蔑者;然而,實際上卻是收成並慶祝豐收的人。

  懂得沉思的人,本應看得比他人更為深刻長遠,為何總是在社會邊緣徘徊?──以【生命是否重要】為題。

 

貳、人物

 

元荒

本為北溟子首徒,天資聰穎,總是心有定見而不言。個性木訥少言、喜靜好讀書,可惜偏執。對事總有獨到見解,受其師賞識。後因弒師而遭師弟元微追殺,沉冤難雪,情緒低落,尋不到出口之下,時而佯顛,漸漸成狂,因狂而走向極端,步上不歸路。

秉持著「凡生之物皆會滅,殺之何妨?」的理念,恣意屠城、殘殺生靈,即使是自己的生命,也毫不在乎!最終,祭拜北溟子後,拔劍自刎,跳崖而亡。

 

元微

北溟子次徒。傻傻楞楞的老實樣,偶爾會突然開竅。遇事執著,有時過於衝動,沉不住氣,只聽從北溟子之意。極為崇拜北溟子,奉其為尊。舉凡北溟子生活起居,皆一手包辦。夜夜待北溟子就寢之後,方才歇息。

對於其師之死,自始自終皆未知全部真相。

北溟子

雲遊道士,待人和藹親切且熱心的老人家,卻經常犯糊塗。少時化名阿吉,做過小二、挑夫、龜公江湖郎中、奴僕等職;又以陸清為名,連登三甲雪塵子為號,任國師。終其一生以求道為志,認為「欲修仙道,先修人道」,便自我放逐於人群之中, 體驗悲、死,不料捲入世情過深,遭人下毒,致使為元荒所殺。

水月霧花

孿生姊妹,心靈相通,一唱一和,感情極佳。貌美可人,極為自戀,生性高傲,行事亦正亦邪。水月施毒,霧花解毒,兩人湊一對。害人、救人,端看二人心情。針對前來求醫男人有兩項原則:一是我們看不上眼的男人,無能,該死,不救;二是不喜歡我們的男人,瞎了狗眼,該死,也不救。另外,對於欺負女人的男人,禽獸不如,該死──毒死他。

其師柳清癡戀北溟子,無奈北溟子無動於衷,遂含恨而死。二人誓殺北溟子,為其師殉葬。是故,以師門秘藥「旬四更」毒害之。

 

参、情節

楔子

   城內的官道上,處處散落著無數觸目驚心的屍塊,似乎控訴著無情的血殺、對天怒吼著聲聲悲淒與蒼涼不盡。狂風颯颯吹過,卻怎麼也吹不盡滿地成河的仙紅一片,無辜冤靈又該往何處去?

 

  這也是當天色濛濛微亮之際,侵入行人眼內的慘象,一生難忘的不幸開端……

 

初章

  元荒肆意屠殺,致使百姓個個人心惶惶,祈求上天庇佑,讓全家老小逃過一劫,能夠一家聚在一塊吃頓飯,也成為一種奢望。

 

  元微聽聞消息之後,匆匆趕至當地,然而元荒早已消失無蹤。於元微耳中,也僅存聲聲悲泣、怒罵、哀嚎聲,聲聲刺向元微

 

  元微雖暗暗痛心,可元荒不可不除,元荒不除,則家不成家,又將多少生命受害?

 

次章

  元微懷念著過去的元荒,與今日的元荒相比,簡直判若雲呢!可元微心裡,總還存有一絲絲對元荒的期待,寄望元荒能再回到以前一樣……

 

  另一方面,元荒亦想起過去北溟子所告訴他的一切真相,卻又不想面對,為何上一代的恩怨,要由這一代承擔?可沒有選擇的餘地,若這一切要讓元微來承受,換作是他,他同樣也於心不忍。

 

末章

  崖上,北溟子墓前,師兄弟倆,近在咫尺,更似相距天涯,風無情、雲無相。

 

  元荒元微的勸說之下,不敵長久以來愧恨的煎熬,與元微的動之以情,縱身躍崖、提劍自刎……

 

  徒留孤單、淒涼的元微,只能暗暗為死者弔祭,無限感慨。

創作者介紹

寫作指導

pucl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