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家史

    長輩對子女的期待,兄弟姊妹間的差距與不同造成對待的不平等。

人物:

父親:從商的業務員,工作繁忙,非假日不會出現。

母親:標準家庭主婦

奶奶[阿嬤]:傳統女性,偏愛長女。三子出生後,所有關愛給了三子。

長女[姊姊]:文靜不愛出門,一般都在家當宅女

次女[妹妹][二姐]:活潑好動、交友廣闊。經常接到朋友邀請外出

三子[弟弟]:皮皮蛋一個,功課不好[相對姊姊們以前的成績]。相差姊姊們十 二歲,偏愛父親。

 

    「姊姊,去收一下衣服。」「姊姊,來幫忙搬一下。」「姊姊……」因為是假日,目前十歲的姊姊,乖乖的幫忙做家事中。

「妹妹啊。幫我去樓上拿個東西。」

「姊~~~」九歲的妹妹拉長了音,目光還在電視上。螢幕上,主持人詢問著藝人夫婦,發出歡樂的笑聲。

「收完衣服會順便拿下來。」雜物間和曬衣服的地方都在頂樓,反正又不是拿不動。她對妹妹在看的明星節目沒有愛,卡通又在重播。

 

    「妹,這誰的衣服?」一邊摺一邊看電視,雖然常常被奶奶嫌棄摺的不好看就是了。

「我的。」

「喔!」第一次看見它,下次要記住。

「妹。」「幹嗎?」「我的電視開始了。」趁著廣告兩台轉著看的兩姊妹。

 

   炎熱的夏季,姊姊拉著菜籃,撐著洋傘,跟緊奶奶。「芭樂一斤二十啦。」「阿嬤來看看,一把十塊。」「透早現摘的水果,一勒十摳。(台語)」菜市場的叫賣聲一如往常地熱鬧,奶奶總是能找到最好最便宜的目標。

「姊姊啊,有愛吃啥沒?」奶奶跟小販哈啦完,回頭問道。

「沒啦~阿嬤,這個怎麼挑?」蒜苗是看葉子還是莖塊?

 

     「弟弟?」第一反應愕然的姊姊。

「弟弟?」第一反應不高興的妹妹。

「我們家終於有人可以傳宗接代了。」奶奶興奮了,補品補藥不停往醫院送。

「姊,你覺得呢?」「不知道。」姊姊瞄了眼奶奶,不能讓奶奶生氣啊。即使她心底和妹妹一樣,非常討厭傳統重男輕女的觀念。隱隱約約地,姊姊減少與弟弟的接觸及教導。

 

    小學畢業旅行,其實自己覺得去不去都無所謂。只是大家都去了,少一個好像不太好--這是和所有同學不冷不熱的姊姊。奶奶還額外偷塞了一千元給她,囑咐別給妹妹知道。結果回頭姊姊回頭就分了一半給妹妹,換姊姊叮囑妹妹別給奶奶發現。媽媽說,明年妹妹的畢業旅行會給和姊姊一樣多的錢。

 

    畢業典禮?說實話,完全沒感覺。因為沒有特別交好的朋友,大家住得又近不是?即使接下來要讀的國中沒多少小學同學,姊姊還是如此無良的想著。抱著所有積蓄買來的兩束花捧,送給現任和前任班導,妹妹在歡送生中,哭出來就太難看了。鳳凰花燒紅天空,繽紛的花瓣鋪滿前庭,托著初振翅的鵬鳥,飛出名為小學的窩。

 

    「妹,我們去圖書館好嗎?」自從國中後就是家、學校、圖書館三個定點生活的姊姊。弟弟出生後,母親和奶奶幾乎把所有心力全放在弟弟身上。出門必須兩姊妹一起行動。不想和弟弟待在一起,看著他過去以姊姊的標準絕對會被母親訓斥的鬼畫符。姊姊選擇眼不見為淨。

「姊,幫我掩護一下,我四點半會來會合。」有腳踏車加大活動範圍的妹妹。

「去哪?」又來?

「同學約我去西門町。」

「恩。」不知道妹妹的朋友是誰,但是出於對妹妹的信任,姊姊從不過問。拿著媽媽的手機,給妹妹打掩護。

 

    即使討厭愛哭無理的弟弟,姊姊從來不會動手,而妹妹就不會客氣了。「這是弟弟的作業吧?」怎麼變母親在做?很想抓狂加翻白眼的姊姊強忍衝動,加入作業大軍。妹妹已經暴走,總不能讓母親自己做吧!

「抄!」沒兩下就掉眼淚,想哭的是我吧!國中生還要模仿小學生的口吻,用注音寫字,姊姊內心無限撓牆中。要以前自己和妹妹這麼做,早被爸爸一陣好打。但弟弟不一樣,不只不會被打,最後一定是姊姊出馬解決作業。姊妹倆過去的成績至少中上游,一落下就是棍子伺候,連玩遊戲的時間也沒有。而弟弟呢?成績墊底,爸爸還買上萬元的主機和遊戲,陪弟弟一起玩。

「真的......非常討厭啊。」在圖書館看小說的姊姊,忽然接到家裡的電話,要求幫忙查一下電玩秘笈,好給家裡卡關的父子通關。當她是什麼,速查器嗎?

向來冷情的姊姊,生氣地瞪著手機。胸口大力起伏兩下,放下小說,到一樓去排隊使用電腦。生氣歸生氣,爸爸的吩咐姊姊會乖乖去做,因為是父親的要求。

「姊,不用理他!」妹妹聽到弟弟的請求,說要求還客氣了,那根本是命令。是誰讓他用命令口吻去和姊姊說話!

「這是爸爸要的。」姊姊耐著性子,手上打字搜尋的的動作不停。眼睛掃過一行行的文字,找尋著需要的章節。

「姊!」怒火熊熊。

「我也很生氣,但是爸爸要這個。」反白文字,貼上Word,列印。

 

    姊姊拎著書包,沉甸甸的手感讓姊姊不適的換手,瞄了眼清早冷清的客廳,一如自己的心。「沒辦法,誰叫我考到私立高中去了。」不是考不上公立高中,但是需要住校,奶奶不允許而已。家人尚未從周公處回來,姊姊就得出門趕公車。私立高中課業重、在校時間長,甚至六日也必須上課,總得晚上十點多才回的了家。家人早已歇息,空無一人的客廳和走廊寂靜地令人心寒。

 

    「這什麼成績啊。」是個人都能聽出妹妹接近暴怒的聲音。到了弟弟這屆,學生少的可憐,一班只有二十人上下,居然考個十八名,這成績實在見不了人。想當初,要姊妹倆敢考這成績,早被棍子打得慘兮兮。可弟弟只要人一舉棍子,立刻哭給人看,奶奶就會立刻跳出來,說弟弟還小......「小個頭,要我以前考這成績,早被打死了!」妹妹憤憤不平,姊姊雖然火大,卻沒多說什麼。

「你是姊姊,所以要讓弟弟。」媽媽安撫著。

所以我是活該生成姊姊嗎?!強壓下心頭的酸澀,姊姊的目光轉向妹妹。「我明天要和同學出去玩。」妹妹與其說是習慣,不如說麻木了。

「要姊姊一起去才行。」媽媽不安的要求。

「知道了啦!」

妹妹回頭就找上姊姊。

「我去學校。」回頭記得找我會合回家。

 

    妹妹生氣地拿起棍子,一手是被毀的暑假作業,追打那笑呵呵還拿著一部分作業"屍體",非常開心的蹦跳著。

「我明天要交耶!」怒吼。

「再寫一遍就好了,不要打了。」奶奶在一旁勸著妹妹,護住只差沒被毒打的弟弟。姊姊青著一張臉,手上是暑期報告。辛辛苦苦寫好的報告泡了水,水性的原子筆跡全花了去,等同要重寫,今晚肯定要通霄了。脾氣再好的人也會發火,何況是對他早有成見的姊妹倆。

「阿嬷,這個要寫很久。」把奶奶勸開,讓妹妹和弟弟先進房間。「扁他。」姊姊小聲叮囑,口氣滿是怨念和怒火。

「阿嬤,這次他太過分了!」姊姊拖住奶奶。房間裡,妹妹抓著弟弟一頓好打。哭得震天架響,想救人的全給姊姊攔在門外。

「哭得那麼慘,賣打啊啦。(台語)」「阿嬤,我是姊姊,有資格教他有的事不可以做。」「你是姊姊,所以要讓弟弟。」這種事讓人讓什麼,姊姊內心誹附。

 

    熟練地順手接起電話,男音,聽上去有點耳熟,卻不是姊姊認識的人。「妹~~有人找。」拉開嗓音,姊姊沒有多疑什麼,埋頭看手上的小說。妹妹捂著話筒,像隻偷魚的小貓,不肯給人聽到。姊姊看到一個篇章,抬頭看妹妹還在講電話,目光移向時鐘。「妹子。」語音未落,妹妹急忙掛掉電話,眼神閃爍。

「姊姊,手機借我。」

「喔,自己拿。」姊姊懶得多問,再次沉溺於小說的世界裡。

 

    看著這個月的帳單,姊姊滿臉疑惑。自己的手機辦了近一年,這還是第一次過基本話費,還超出不少。自己的手機多只接不打,通話費是怎麼超過的?「唔,應該是在催人時打過的吧。」隨便找個藉口堵住媽媽的質問,姊姊回頭找上妹妹。妹妹這期的手機費近千,加上這個月借手機之頻繁,通話費會過基本話費跟妹妹一定有關。

 

    繁忙的課業,沉重的壓力,短暫的休息時間,姊姊很快就把這事拋到腦後。妹妹也要準備高考,升學壓力重重壓上肩頭,開除夜晚的睡眠和六日少少的休息時間,姊妹倆甚至連說話的時間也沒有。「妹,早點睡。」姊姊梳洗過後,看見妹妹還在聊電話,叮囑一句便抵擋不了周公召喚,沉沉睡去。

 

    難得的假日,姊姊努力補眠中,以應付接下來快節奏的學習,一日六小時的睡眠時數。「......才國中就給我交男朋友!」「你年紀還這麼小......」「去跟他絕交!」父親的怒吼,妹妹的啜泣,將姊姊從夢鄉拉回。

「今天爸爸去接妹妹的時候看到她和男孩子抱在一起。」媽媽把姊姊拉到一邊,小聲補充。「男朋友?」姊姊蹙起眉,要知道爸媽至少是在高中戀愛成婚,妹妹現在才國中,太早了!所以晚上妹妹其實在打給男生聊天嗎?「我給你補習不是讓你去交男朋友的!」爸爸身後的怒火近乎實質化,令人害怕。妹妹的抽泣好似鑽頭,一下一下敲擊姊姊的心臟。

「爸爸,夠了吧?」至少讓妹妹休息一下,昨天妹妹很晚睡,今天又早起。仗著奶奶在場,爸爸至少不會對自己動棍子,姊姊主動跳出來。

「你也是!大學之前少給我交男朋友!」炮火立刻轉到姊姊身上。

姊姊乖乖應聲,擋到妹妹身前,老爸的棍子可不是吃素的。看妹妹身上的紅痕就知道,此刻姊姊只有心疼,心疼妹妹的傷痕。

 

    「姊~~~」「乖喔!不哭!」好不容易把妹妹從爸爸面前帶開,家裡亂成一片。爸爸和媽媽殺到補習班問罪去了,對方似乎是別校的學生,成績還不錯。也許是哭累了,妹妹很快就睡著了。

 

    「姊姊啊。你畢業之前不可以交男朋友喔!」奶奶叮嚀著「當初你爸就是高中畢業就娶了妳媽,不然你爸的成就會更高。」

「我覺得我相親的機會比較高。」姊姊暗中翻了個白眼,以她不把男性當男人看的目光,畢業即失聯,能有男朋友很難。而且沒記錯的話,奶奶當初很反對爸媽的婚事,因為媽媽家比較貧窮。

「沒啦。有喜歡就帶回來給阿嬤看看。不過至少要等你大學讀完。(台語)」

「考上大學再說吧!」以奶奶的目光,肯定是找家世比我們家高的家庭。嫁過去受罪嗎?根本原因是我一點也不想嫁!姊姊心中補充。

 

    「姊姊,我喜歡他。」被家裡斷訊的妹妹。

「不行!先把目光放在高考上好不好?」擔心妹妹考不好的姊姊。

「可是我喜歡他。」淚汪汪的妹妹。

「現在還不行!真的喜歡他就等你大學再說,如果真的喜歡應該等得到那個時候吧?」姊姊扭過頭,不去看妹妹的淚眼。妹妹還想說什麼,卻給手機鈴聲打斷。

「班長?恩,我一個小時內到。」期末在即,姊姊六日也必須待在學校,抽不出更多時間陪妹妹。

 

    經過一天的忙碌,姊姊的精神疲憊不堪,神智還沉浸在妹妹身上。媽媽托老師在校監督,手機也被媽媽控制著,電腦沒了網路。連有空閒的六日必須有姊姊作陪才能出門,這次姊姊不敢放妹妹一個人去了。媽媽幾乎徹底斷絕妹妹對外的交友圈。「男朋友有甚麼好啊?家人才是最真的後盾啊!笨蛋......」無力地捂著眼,姊姊靠在椅背上,止不住的嘆息。「笨蛋妹妹啊。」很累啊......

 

    大學聯考,姊姊故意選外縣市大學,以求外宿的機會。也虧是姊姊讀私立高中,幾乎把學校當成家來住的生活,躲開妹妹與家人間的爭執與反對。一直以來的乖寶寶形象,在姊姊一句「留在家裡讀三流的大學,還是離家去讀二流的頂尖大學!」之下,總算使家人放行。妹妹卻被壓在家裡,但是姊姊遠在外地,管不著也幫不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ucl123 的頭像
pucl123

寫作指導

pucl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