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子

 

 

 

   阿泰和牛牛悠閒的走在山上的筍子園中,阿泰對牛牛說:「牛牛,古早你阿公就是在這一塊土地上努力工作來撫養我的。你阿公曾經跟我說過,筍仔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植物,一般的植物長出花朵就代表了一種生機,而筍仔長出花就表示著她們的生命即將結束…。」牛牛睜大眼睛看著阿泰:「好可憐喔!這樣子筍子長出花死掉了,那阿公怎麼養你們阿?」阿泰看到女兒這麼擔心,噗哧得笑了出來說道:「所以你爸爸我小時候生活過得非常艱苦,每天有三餐沒三餐的…」

 

 

 

一、阿泰的童年

 

 

 

   「阿泰,幫我拿茶和午餐去給你阿爸,我還有一批貨要趕。」阿母邊做家庭代工邊喊著阿泰,因為今天是禮拜日所以阿泰不用上課,而阿泰正在一旁跟小狗玩,非常不耐煩的抬頭說:「好啦!」心裡想:這麼熱的天氣還要我出門,便拿起茶和午餐沿著旁邊的小溪走到阿爸種筍仔的地方。阿泰遠遠的就看到阿爸,邊跑過去邊喊道:「阿爸阿爸!阿母叫我送午餐和茶來給你。」阿爸抬起頭,額頭上留著斗大的汗珠,眼睛和眉毛皺在一塊說:「先放在旁邊我等一下就去吃了。」說完便又低頭開始挖筍仔。阿泰聽了就將茶和午餐放在樹下,然後拿起樹枝玩耍,因為要等爸爸吃完飯後拿空飯盒回家。一陣子後,阿爸走過來坐在大樹下吃午餐,邊吃邊跟阿泰說:「阿泰,筍仔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植物,一般的植物長出花朵就代表了一種生機,而筍仔長出花就表示著她們的生命即將結束,所以就要等她們長新芽,然後她們的生命才會又開始。」阿泰半懂不懂呆呆的看著阿爸,搔著頭,而阿爸看著遠方的筍仔林。

 

   阿泰回到家後,聽到家裡傳來好熱鬧的聲音,原來隔壁的嬸嬸阿姨們來家裡串門子。「阿泰阿泰!帶阿成去溪邊七逃。」媽媽開心的說。阿成是隔壁二阿姨的兒子跟阿泰年紀一樣,也是同班同學。「阿泰,聽說最近溪邊有很多水蛇出現。」阿成一臉擔心的說,阿泰拍拍胸口大聲的說:「怕甚麼,只不過是條蛇。」就大步大步的走去溪邊。而阿成就跟在阿泰後面龜速的移動。到了溪邊,阿泰迫不急待的將衣服都脫掉跳入溪中,「爽啦!有夠涼的!」阿泰開心的說。在熾熱的大太陽裡跳入冰冰涼涼的溪中,真是舒服極了。而阿成也扭捏的脫掉衣服走進水中。阿泰溪邊玩水、抓魚,玩的不亦樂乎,而阿成也忘了水蛇的事情非常開心的加入阿泰的行列。天色快暗時,水中突然有東西快速的游過,阿成大叫了起來往阿泰的身上一跳,「衝煞啦!」阿泰嚇一跳的說。「有蛇啦!」阿成害怕的說。阿泰慢慢的走進一看說道「吼!係一條索仔娘啦!驚煞!」阿成也跟著走近看說道:「原來只一是條索仔,驚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兩個人對看同時噗哧得笑了出來。「以後看清楚在叫,害我嚇的魂都飛了。」阿泰一臉正經的說著。天色暗了,兩個人邊說邊笑的走了回家。

 

   「好香喔!阿母今天吃甚麼?」阿泰沿這香味走進廚房說道。「今天吃豬油拌飯,等你阿爸回家就可以吃了。」阿母邊盛飯邊說著。阿泰睜著大眼睛手托著腮幫子坐在飯桌上看這發亮的豬油拌飯發呆,口水都要滴下來了。終於聽到阿爸的腳步聲,「阿爸,吃飯了喔!」阿泰開心的喊著,「喔!」阿爸蹣跚的走進廚房坐在餐桌前。「最近筍仔收成安怎?」阿母邊吃飯邊問。「無蓋好,最近筍仔大量生產,所以筍仔俗,賣不出蝦咪錢。」阿爸皺著眉頭說道。而阿泰在旁邊開心的吃著豬油拌飯完全不了解大人們在說些甚麼。

 

   「阿泰,日頭曬卡稱阿!在不起床就上學就要遲到了。」阿母大聲的喊著。「好啦!」阿泰睡眼惺忪的從床上走下床,刷牙、洗臉準備上學。「快一點,人家阿成都在外面等了。」阿母邊幫阿勝準備早餐邊說。「早安阿!阿成。」阿泰開心的說。「不早了!」阿成不耐煩的回答。「好啦,下一次我不會在睡過頭了。」阿泰搔搔頭說。他們兩個人就很開心邊玩邊走下山到學校。而阿泰的童年就這樣無憂無慮的過了。

 

 

 

二、阿泰的成年

 

 

 

   「最近,我們那一塊地都長不出筍仔,生活費越來越少,生活不知要怎麼過下去。」阿爸皺著眉頭在吃晚餐時慢慢的說道。「這樣要怎麼辦?」阿母睜大眼睛看著阿爸問道。「隔壁阿雄說要投資一間餐廳,我想說可以拿一些錢去投資,錢滾錢,也許會賺一些回來。」阿爸說。「可是那是有風險的耶!如果做不成而賠錢要怎麼辦?」阿泰邊說邊盛著湯。「囝仔人有耳沒有嘴。就決定這樣了。」阿爸不等阿母回應就自己決定了。「我已經不是囝仔啊!我已經長大了,現在也在一家皮包工廠裡有工作了。」阿泰脹紅著臉說道,然後起身往自己的房間走去。「這個囝仔怎麼會說他兩句轉身就走,沒大沒小,還敢說自己長大了。」阿爸生氣的自言自語。「囝仔嘛!麥生氣啊啦!甲飯,等一下菜涼了。」阿母說道。

 

    「阿泰,起床啦!工作要遲到了。」阿母喊著。阿泰還是沒改掉賴床的習慣,慢慢的走到浴室裡刷牙、洗臉。急急忙忙的到了工廠,「阿泰,你來了喔,今天我們…」阿秀開心的說到一半。「我要遲到了,等一下再說。」阿泰邊跑邊說。「阿泰,你今天要把昨天客戶訂的皮包全部搬到貨車上,然後載去給客戶。」老闆看著阿泰交代道。阿泰看了看貨心想:天阿!也太多了吧!今天一定又要加班了。

 

    到了晚上回到工廠,看到燈還亮著,阿泰邊走心裡想著:該不會有人跟我一樣苦命加班加的這麼晚。「阿泰,你回來了喔!」阿秀講著,「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回家?」阿泰搔搔頭問阿秀,「沒有阿!今天的帳比較多一點,所以就比較晚結完。」阿秀無奈的說著,「那你吃飯了嗎?」阿泰問道,「還沒耶!」阿秀回答。「那一起吃吧!」阿泰睜大眼睛看著阿秀,阿秀開心的點點頭。阿泰跟阿秀朝夕相處之下,阿泰早就對阿秀有意思了,只是一直都沒有機會表達,今天阿泰終於有了機會約了阿秀一起吃晚餐,心裡非常高興。「…我…已經…喜歡你很久了,你可以當我的…女朋友嗎?」阿泰脹紅了臉吞吞吐吐的說。阿秀低下頭一言不語,阿泰流了滿手的汗,最後阿秀輕輕的點了點頭,「太棒了太棒了!謝謝妳給我這個機會。」阿泰跳起來說道。

 

    回到家後,阿泰的喜全寫在臉上完全沒有發現地上的碎玻璃,「阿爸阿母,我回來了。」阿泰喊著,「阿爸阿母!」一片安靜沒有人回應。阿泰繼續往廚房走,發現阿爸蜷曲的縮在角落,「阿爸,發生甚麼事了?」阿泰跨過摔破的碗、摔破的杯子說道,但阿泰只看到阿爸的身體一直抖一直抖,然後抬起頭淚眼汪汪的說:「你阿母…你阿母她。」阿泰往爸爸指的方向一看,阿母躺在地上,而旁邊有一罐空掉的農藥罐…「阿母阿母!妳醒醒阿,不要嚇我好不好,阿母!」阿泰雙手發抖抱起阿母,大聲的喊著。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道士嘴裡念著,阿泰在一旁發愣,回想著自從阿爸投資餐廳失敗後,都會在外喝著悶酒,回家就亂摔東西,打阿母出氣…。辦完喪事後,阿泰心想:以後一定要認真工作撐起這個家。日復一日,阿泰每天很認真的工作,有一天阿泰帶著疲倦回到家,「阿爸!我回來了。」沒有人回應,「阿爸還沒有回來喔。」阿泰喃喃自語的唸。電話聲突然響起,「請問是王啟田的家人嗎?」「是的,有甚麼事嗎?」「王啟田先生因為酒醉騎機車和一台小轎車對撞,現在昏迷不醒。」阿泰睜大眼睛,連聽筒掉在地上的聲音都沒聽到。在醫院的路上,「拜託拜託,希望不要發生任何不好的事,已經夠慘了。」阿泰默念著。「哪位是王啟田的家人?」阿泰快速的跑到醫生面前,緊抓著醫生,「我阿爸沒事吧?」「王啟田先生因為腦部受到撞擊,所以醒來之後頭腦狀態會時好時壞,而情緒起伏也會比較不穩定。」阿泰聽後,吐了一口氣,臉頰上有濕濕熱熱的感覺,「幸好沒有大礙,要不然我就要變成孤兒了。」阿泰喃喃自語。阿秀接到阿泰的電話,急忙的趕到醫院, 「你還好吧!」阿秀皺著眉頭的問著阿泰。「還好還好。」阿泰潰堤了,不爭氣的眼淚一滴一滴的滑落。「沒事的!一切都會沒事的。」阿秀安慰著阿泰。

 

    「阿爸,今天阿秀煮粥來看你了喔!」阿泰邊盛粥邊跟阿爸說道。「阿伯,你有沒有比較好?」阿秀說道。「有啊!你每天都來看我當然好。」阿爸笑著回答。「阿妳什麼時候才要來當我的媳互?」「媳互?」阿秀歪著頭問著。「哈哈哈,是媳婦啦!」阿泰笑著說道。阿秀低著頭臉都紅了。「阿爸,你不要在那邊…」阿泰也脹紅著臉說道。

 

     回到家後,阿泰看到地上有一封兵役課寄來的信,打開來看,是兵單。阿泰心裡涼了一半,心想:是兵單,阿爸要怎麼辦?阿爸還在生病,阿秀,阿秀不知道會不會跟別人跑了。阿秀躺在床上兩眼看著天花板發愣,輾轉難眠。隔天,阿泰一大早就約了阿秀,「一大早就把我約出來,發生甚麼事了嗎?」阿秀睜大眼睛歪著頭看著阿泰,「阿秀,我…我收到兵單了。」阿泰吞吞吐吐的說完,馬上下跪,拿出鑽戒,而這枚鑽戒是阿母生前囑咐他以後結婚時要給媳婦的,「請妳嫁給我好嗎?」阿泰屏氣凝神的講出這七個字,一生中女人最想聽到的七個字,阿秀低著頭不發一語,阿泰僵在那裏看著阿秀等待回應,「好…」「我沒聽到,妳再說一次」「好!我說好!」阿泰一口氣抱起了阿秀,「我真的很開心妳會答應。」

 

    阿泰帶著忐忑的心到阿秀家裡提親,「你家裡是從事甚麼行業的?」阿秀的爸爸問道。「我阿爸以前是種筍子的,之後跟人家合作經營餐廳失敗,現在因為出車禍的關係在醫院裡養病,而我阿母在不久前去世了。」「那你現在是做甚麼的?」「我和阿秀是在同一家工廠工作的。」阿泰回答時感覺心臟都要跳出來了,「你知道婚姻大事不是小朋友玩的家家酒,你這種身分背景,竟然敢來提親。」「爸,你在說甚麼,我和阿泰是真心相愛的,請你同意我們的婚姻好嗎?媽,幫我跟爸說啦!」阿秀哽咽的說著。兩方僵持不下,阿秀的爸爸不肯同意阿秀和阿泰的婚事。「爸爸,我和阿泰在一起一定會過得很幸福的,阿泰他很照顧我,而且做事認真也很孝順,在他阿母過世後,不管加班加的多晚,他努力的撐起一整個家,爸爸希望你同意這門婚事,我一定會很幸福的,而且除了阿泰我誰也不嫁。」阿秀雙腳下跪,哭啼的說,阿泰看到了,也馬上下跪的懇求阿秀的爸爸。阿秀的爸爸看到阿秀哭得快昏過去了,護女心切,「好!我答應這門婚事,但是阿泰你一定要好好照顧阿秀,如果阿秀過得不好,我就找你算帳。」阿秀的爸爸兩眼直視阿泰說道。「謝謝阿伯!謝謝阿伯!」阿泰興奮的道謝。而此時阿秀笑著抱緊了爸爸,「爸爸,謝謝你,謝謝。」

 

     不久後,阿泰和阿秀就結婚了。「你會想我的吧!」「我會的!阿爸就麻煩妳照顧了,還有我有跟一個會,還是活會,可以去標,這樣子就會有足夠的生活費給妳和阿爸生活了。」阿泰強忍著淚水說著,而這時阿秀已經淚流滿面了。「三年,在等三年,我們就要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了。」阿泰轉頭就上了火車。

 

 

 

三、阿泰當兵時

 

 

 

    「男兒立志在沙場,馬革裹屍氣豪壯…」兵營裡圍繞著歌聲。「阿泰阿泰,等一下要站衛兵,快起床快起床。」同梯軍人阿寶大聲叫著,阿泰最討厭睡覺時人家吵他,不耐煩的回答:「差煞啦!我才剛站回來,睡的正香,不要在那裡吵。」阿寶聽了怒視著阿泰:「你給我記住。」阿泰不以為意的繼續夢周公。到了半夜,「阿──。」「發生甚麼事了?」班長一臉驚慌的衝到阿泰的床鋪問道,「剛剛突然有人拿著破掉的玻璃酒罐往我的手臂上刺。」阿泰摸著傷口,滿手都是鮮紅的血的說道。「快,誰來幫忙扶他到軍醫那邊,還有,誰是兇手自己來自首,要不然關緊閉。」

 

    「軍醫,阿泰的傷勢如何?」班長問道,「傷口深,縫了十針,大致上還好。」軍醫回答。「阿泰你有爭吵或結仇嗎?」班長問道,「沒有阿!」阿泰搔搔頭想了想,「啊!今天阿寶在我睡覺時來叫我站衛兵…」阿泰把今天下午的事情描述了一遍,「所以現在最可疑的就是阿寶了,我明天再找他聊聊,你休息吧!」班長走往門口說道。

 

     隔天,阿寶就被班長叫去,阿寶原本都不承認,到最後才把實情說出來,「我就是不爽阿泰對我的態度,越想越氣,所以才會半夜拿著破掉的玻璃酒瓶毫不思索的往阿泰的手臂上刺。」班長聽了搖了搖頭說:「你這樣是要受到處罰的知道嗎?」「班長拜託不要處罰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阿寶皺著眉拜託著班長。此時阿泰經過,然後說道:「是我態度不好錯在先,所以就不要懲罰阿寶了。」阿泰伸出右手要跟阿寶和好,而阿寶猶豫了一下也伸出手,經這一次的事件,阿泰和阿寶就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而三年的時間就這樣飛速的過了。

 

 

 

四、結婚後的生活

 

 

 

    「阿泰!阿泰!」阿秀在月台上喊叫著,兩個人開心的抱在一起,回山上的路上,阿秀跟阿泰說著這幾年的事情,而阿泰也跟阿秀說著他和阿寶如何從仇人而變成朋友,雖然隔了三年,兩人還是無話不談。「阿泰,我們的生活費有點不夠了,我哥哥他是在菜市場工作的,因為他找到更好的職業,所以要把他的攤位讓給我們,聽說可以賺不少錢。」阿秀說到。「好是好啦!不過這樣子我們就要搬到山下去住,阿爸怎麼辦?」阿泰搔了搔頭問道。「我們可以每兩天就回來看阿爸一次啊!為了生活費我們必須這麼做,要不然就要喝西北風了。」阿秀無奈的說著。「好吧!回家跟阿爸說說看。」

 

     「阿泰,你回來了喔,阿爸很久沒看見你了耶。」「黑阿!我回來了,最近過得好不好阿?」阿泰試探性的問一問。「阿秀真的是好媳婦,但是菜色卻越來越少,我的零用錢也越來越少。」阿爸看著阿泰說道。「阿爸,我剛當兵回來,沒有工作,阿秀她哥哥…」阿泰把阿秀哥哥要讓攤子給他們和要搬到山下住的事情跟阿爸說。「有家不住幹嘛要往山下去住。」阿爸聽了大發雷霆。「阿爸為了生活費,分開住一陣子,以後賺夠了錢我們就會搬回來住了。」阿秀勸說著。但阿爸完全不理睬。「砰─」一聲就把房門關起來了。阿泰和阿秀互看,兩人為了生活費依然決定搬到山下生活。

 

    「阿爸我們回來看你了!」阿泰開心的喊著。阿爸拿著掃把衝出來:「你是誰,我沒有生你這個不聽話的兒子,給我出去,不準你踏入這個門。」阿秀看到這個景象趕忙出來當和事佬,「阿爸!我回來看你了!我們帶了好多吃的,而且以後我們一家三人會常常回來看你的,拜託給我們進去好不好?」阿秀溫柔的說道。「一家三人?」阿爸睜大眼睛。「黑阿!我的肚子已經有小孩了,你要當阿公阿!」「我才沒在稀罕勒。」阿爸拿起掃把趕著我們出門。而阿泰一家子非常無奈的回家了。但每隔兩天她們還是會回去看阿爸過得好不好,持續了多年,而這幾年阿泰們也開始有了自己的積蓄。

 

     幾年後,阿泰聽說隔壁鄰居說阿爸最近交了很多壞朋友,常常喝酒鬧事。有一天,阿泰的阿爸喝完酒騎著車到阿泰山下的家,「死囝仔,你給我出來,你這個不孝子。」阿泰的阿爸嘶吼著。隔壁的鄰居紛紛的出來看熱鬧,「阿泰不要出來,你阿爸手上拿著菜刀。」熱心的鄰居看到阿泰的阿爸手上的菜刀喊道。阿泰抱著剛上幼稚園的女兒拉著阿惠往頂樓衝,「阿爸,我們真的沒有做錯事,我們半到山下來是為了賺取生活費,我們每隔兩天也都有到山上看你阿!但是你都不理我們,阿爸你清醒一點好不好。」阿泰哽咽大聲的喊道。「你這個不孝子,還不下來,我要拿刀殺了你們全家。」阿爸敲著門大喊。隔壁的鄰居幫忙報警,警察來了,阿泰看著阿爸被警察架走,「阿爸!真的很拍謝,我不是要看你被警察帶走的。」阿泰崩潰的大哭,「爸爸乖乖,不要怕怕」一旁的女兒安慰著阿泰。

 

    經過了這一夜,阿泰連山上的家都不趕回。經過幾個月後,阿泰從親戚的嘴裡聽到阿爸生病了,阿泰和阿秀馬上回山上去探望阿爸,「阿爸我帶你到山下的醫院做檢查。」阿泰看著阿爸蒼白的臉皺著眉頭說,「不要,我才沒再稀罕。」阿爸堅決的說。「阿爸算我跟你拜託啦!」阿秀說著,阿爸沒有反應的看著門外。之後阿泰就載著阿爸到醫院裡。

 

    醫院幫阿爸做全身的檢查,最後查出定是肺癌末期,活不過三個月了。阿泰聽了異常冷靜的說:「這幾年我都沒有照顧好阿爸,所以才會發生這種事情,我一定要在未來的幾個月裡陪他一起度過。」阿秀含著淚點了點頭。出院後,阿泰和阿秀收完攤子,就會帶著小女兒到山上看阿爸。「我的孫子,眼睛圓圓的真的很古錐。」阿爸逗著小女兒說道。「我也好喜歡阿公喔!阿公一定要好起來喔。」小女兒天真的說著,玩著阿公稀疏的頭髮。「吃飯囉!」阿秀嚷嚷著。一家人為在圓桌前吃著飯,享受著很久不見的天倫之樂。過了兩個月,「阿泰,以前是阿爸不對,阿爸不應該害你變成無阿母的囝仔,阿爸不應該喝醉酒說要了你們全家人,好佳在,妳們那當時都沒有下樓,啊謀我就不知道會做出蝦咪連我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的待治阿,我真的很高興有你這個囝仔,我以你為榮。」阿爸勉強的說著,「阿爸我也很開心這一輩子是做你的囝仔,我…」阿泰還沒講完最後一句,阿爸眼睛一閉,呼吸也同時消失了。「阿爸阿爸!我也以身為你的兒子為榮,阿爸…」聽到阿泰的哭聲原本在廚房的阿惠也衝進房間,含著眼淚,放聲大哭,小女兒見狀,也跑到阿公房間,「阿公,起來陪我玩啦,阿公快起來啦…」

 

 

 

五、雨過天晴

 

 

 

    「爸爸!爸爸!你快過來看。」牛牛驚訝的叫到,「甚麼東西阿,叫的這麼急。」阿泰走過去,看到的是筍子的嫩芽,之後摸摸牛牛的頭,「肚子餓了吧!媽媽和弟弟還在等我們回家吃飯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ucl123 的頭像
pucl123

寫作指導

pucl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