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缚

楔子.婚禮

  新娘馮安佳穿著白紗坐在鏡子前、好友虞曉芳站在後面整理她的頭髮。

  「啊嘶!好痛!曉芳妳幹嘛這麼大力啦~」

  「看看可不可以把你痛醒啊!」

   從鏡子裡看到曉芳不爽的表情,安佳的臉暗淡了起來。

  「不要這樣嘛!好歹今天是我結婚的日子,你就開心點吧!」

  「唉…」曉芳嘆了口氣繼續整理安佳的髮型。

  不久,婚禮準備開始,所有親友、來賓坐定,主持人西裝筆挺的走上台。

  「感謝各位來參加,晚輩夏期岸,大家都叫我棋士就好,是下棋的棋士不是城堡的騎士喔!」台下認識夏期岸的朋友都笑了。

        「在下是新娘馮安佳胞弟馮光遠的朋友也是他高中學長,今天是受學弟委託而來,很榮幸有這個主持機會,不過,今天我來不只是幫忙主持而已,也是來替x黨內大老們向新郎新娘獻上祝福!」

  「他是誰啊?怎麼說代表x黨來?」一位親戚與朋友交頭接耳。

  「他喔?他是x黨的競選助理啊!年紀輕輕有理想,上次xxx競選時,他還有上台喊幾句呢!他今天應該也是為xxx來的。」

  「哇!那今天場面算蠻有份量的!不錯、不錯~長的也頗英俊的!說話很禮貌,有出息、有出息!」朋友讚許的點點頭。

  「相信大家都餓了!那我就廢話不多說,時辰也到了,就讓我們歡迎我們的主婚人也是未來的婆婆言馮招茹女士與新郎言重元。」

  言母帶著笑容走到主持人旁邊站定,不停的緊捏著手中的小皮包;新郎言重元面無表情的走上台。

  「現在,新娘馮安佳小姐由父親馮兆均牽著走進會場。我們的新娘從小就品學兼優、文靜有禮、乖巧聽話深受長輩喜愛,是馮家的驕傲,新郎言先生能娶到這樣的美嬌娘真是有福氣!」棋士開玩笑的輕輕推了新郎一下,新郎微微的閃遠了一點。

  「然而我們的新郎言先生也不惶多讓!沉默踏實、肯努力打拼!現在是國稅局行政人員,領公家的鐵飯碗!與我們在公立國中當老師的新娘真是絕配!」聽到這馮父嚴肅的嘴角也微微彎起。

  「現在讓我們歡迎新娘的父親,馮兆均先生為我們講幾句。」棋士將麥克風交給馮父退到了一旁。

  「今天,是愛女的大喜之日,感謝各方親朋好友不辭辛苦的撥冗前來參加見證這兩位新人的結合,這個,我們言馮兩家淵源極深,新郎的母親也就是我的這個乾姐,自小看顧我長大,情感匪淺,後來嫁給已故的言先生,兩家時有往來,所以當大姐向我提出兩家結合的建議時,我欣然接受並樂見其成!我也注意到,今天有很多我退休前的老同事都有出席,十分感謝!陳校長是這個敝人當校長退休前學校的主任,現在當上了校長,感謝他今天百忙中還能抽空前來,而黃主任…..」被馮父點名到了人紛紛起身接受台下鼓掌。

  「你爸是當作現在是學校的畢業典禮還是運動會致詞?在做甚麼來賓介紹!」被請作當伴娘的虞曉芳向擔任伴郎的馮光遠抱怨著。

  「曉芳姊,你也知道這是我爸的毛病改不掉,忍一忍吧!不多久我爸就會回歸正題了!來先喝杯飲料,你要麥茶還是芭樂汁?」曉芳指指蔓越莓汁,光遠連忙拿起曉芳的杯子到了一杯給她。

  「再來是跟我一起退休的高老師」見馮父滔滔不絕的介紹沒完,在一旁的棋士小心翼翼的向前偷偷的比比手錶,「現在在家含飴弄孫,也希望小女不久也能為言家生出金孫來!最後,這個,實在太感謝各方認識的通通都能來參加,因為時間的關係很抱歉沒辦法一一做介紹,這個,我們言馮兩家常會互相往來,小女與我這個女婿,自小就互相認識,也算是青梅竹馬,今天他們共結連理我實在十分欣慰!也希望未來他們能幸福美滿、永浴愛河!」馮父舉起手示意台下,大家熱烈的鼓掌、歡呼,只有曉芳與光遠邊鼓掌邊咬耳朵。

  「哇~我第一次看到你爸這麼幽默!見面只有點點頭就自己上樓理都不理人的也能算是"青梅竹馬"喔!還永浴愛河哩!」

  「噓!」光遠賣力的鼓掌掩蓋她說話的聲音,「我們坐的可是主桌耶!妳小聲一點啦!親家那邊的人會聽到啦!」

  「聽到就聽到咩!反正這是事實啊!」曉芳拍到手痛索性停下來只說話。

  「好了啦~現在要來正式的啦!坐下吧!」光遠連忙安撫曉芳,只見麥克風又回到主持人棋士手上,大家紛紛停止鼓掌坐下。

  「安佳~現在後悔還來的及喔!我挺...」光遠連忙摀住曉芳的嘴,對好奇望過來的親家小姑投以抱歉的笑容。曉芳拉開光遠的手,「啊!呼呼~你這麼大力是要謀殺喔?」憤怒的瞪了光遠一眼。

  「拜託!你好歹大我兩歲,成熟一點好嗎?」光遠揉著眉頭無奈的說。

  忽然小芬湊近光遠的耳旁小聲的說道:「你也不是不贊同你姐跟他結婚嗎?」

  光遠感受到自己噗通噗通的心跳,「是、是、是這樣沒錯,不過既然是我姊的選擇,也只能尊重她了!」

  「哼!要是我,不管受多大的壓迫,也不會輕易將人生大事交給我爸媽決定,我的人生,由我過!」曉芳撩撩頭髮,一口將蔓越莓汁干淨。

  「是嗎?所以妳打算

  「啊?你說什麼?」

  「就是」不給光遠有機會說,曉芳拉拉他的衣服說:「ㄟ!現在他們在宣誓了!我乾脆點衝過去把安佳抓走好了!」說畢就打算起身,光遠連忙把曉芳按會座位,「妳瘋了嗎?現在一切都來不及了,妳就不能好好的做好你的伴娘,不要讓我姐很為難好嗎?拜託!」這次因為兩人大動作及音量使主桌的人都看了過來。

  「哼!」曉芳乖乖的坐回一發不語,光遠也終於能專心的看婚禮的進行。

  「現在新娘及新郎都說了我願意,大家歡迎我們的小花童,可愛的言書積!」只見言家的大嫂牽著自己最小的女兒走向台上,像新郎獻上戒指。

  「好,」主持人一聲令下,台下恢復安靜,「現在新郎新娘交換戒指!」新郎將戒指套入新娘的手指,「請大家為這對新人獻上祝福,掌聲給他催下去!」

.

         「吃飯~吃飯!」言母一路從廚房經過客廳、樓梯口等叫全家吃晚餐。今天餐桌上只有言母、安佳、三個姪女和小姑,安佳是最後一個進來的。

  「阿嬤,媽媽今天加班嗎?」老二書婷邊幫大家盛飯邊問。

  「是啦!剛剛有打電話來,說今日臨時有工作沒法度等來吃飯,要做到九點。你們在這裡快吃一吃,不要去客廳看電視,等一下小姑會陪你們把功課做一做,明天要一透早起來去給你們爸爸拜拜啦!」言母邊說邊將青菜分別夾給大家。

  「拜拜喔~好棒!阿嬤有準備汽水嗎?」最小的書積興奮的問。

  「又不是中元普渡,只不過是剛好今年忌日遇到禮拜六,想說上山看一下。妳快吃啦!不要米掉的滿桌。」小姑輕輕打一下書積的手責罵著。

  「啊~沒有汽水又要早早起來,我不要啦~」說完湯匙就擱在桌上不吃了。

  「言書積!」大姐書瑜警告的叫了一聲。二姐書婷趕緊拿起湯匙往書積嘴裡塞了一口,「好了!快吃喔!」

  書積心不甘情不願的吃完飯,隨著大姐二姐去做功課。

  安佳吃完起身將碗放在水槽,上樓去準備教材。

  小姑與言母留下來清洗餐具、整裡廚房。

  「吼~啊依係當作再吃飯店喔?」小姑邊整理餐盤邊向言母抱怨。

  「就是嘛!吃飯也晚晚來,要人叫,吃完碗放著就走了!實在是喔!」言母也頗有怨言。

  「啊她家是沒教喔?」

  「我看啊是都放給親家母做,我弟對老婆就像對傭人,唉~」言母嘆嘆氣繼續收拾。

.

        祭拜完隔天,重元醒的比較晚,匆忙趕到辦公室,才放下東西到座位上,部下小胡就扣門叫他:「課長!上面剛剛打電話進來叫你過去!」

  重元打了通電話過去,上面的秘書說去開會了!不過事前已經交代轉告今天下有三個新人要來,會跟著重元實習,表現好的就可以得到正式職位。

  午休過後,重元接到樓下大廳電話,下樓迎接三位實習生。

  重元帶著三人到辦公室坐下,漫不經心的說:「各自自我介紹一下。」

  「我叫邱亞姿,由x大資管系畢業,之前在xx公司做過秘書,今年28歲。請各位多多指教。」其中一名穿艷紅外套時髦的美女率先開口,若若大方、簡潔有力的態度吸引重元注意。

  「你叫邱亞姿?在xx公司做了5年,怎麼會突然想來公家機關上班?」重元一邊翻著資料一邊問,發現邱亞姿的經歷相當豐富,一下是秘書、一下是助理、一下是會計。

  「公家機關畢竟會比在民營工作還要穩定可靠,我在業界闖了幾年,也想過過安定的生活!」邱亞姿對重元笑了一下,「課長叫我亞姿就好。」

  接著另外兩位實習生也做了自我介紹,不過重元的精神已經被亞姿艷麗的笑容占據,壓根沒在聽,只是一直盯著書面資料上亞姿的大頭照。

  「課長!課長!」其中一個實習生換了兩聲才引起重元注意。

  「啊?」

  「我們接下來要做甚麼?」亞姿開口替大家問到,嘴角帶著揶揄的笑容。

  「嗯那我先帶你們了解各部門。」重元看到亞姿的笑容,連忙打起精神安排事情給這三位新人作,亞姿看著重元的背影注意到他紅透的耳根,別有深意的笑著!

.

        兩個女學生上完音樂課,交頭接耳的走進音樂教室旁的廁所,一個去上廁所,一個在洗手台梳頭髮、照鏡子等著。

  「ㄟ~等一下什麼課啊?」如廁的詢問著外面的朋友。

  「恩是國文課吧?」

  「阿~天啊!為什麼是國文課!」廁所傳來一聲撞擊,「吼~我已經沒吃早餐肚子超餓了,還要受精神折磨!」聲音聽起來很是哀戚。

  「唉~我也覺得很煩啊!那個新來的老師真的教的很爛ㄟ!」

  「就是啊!我現在還不太記得她的名字。是叫啥啊?」

  「馮安佳啦!」朋友無奈的對鏡子翻翻白眼,「都已經第二次段考完了!」

  「幹嘛~又不重要!反正我也沒在聽她上課!真的很無聊ㄟ~好像在念經!」

  「對了!跟你說!我們班這次的國文成績又下降了!班導還很緊張的抓我去一直問ㄟ!」

  「誰叫你那時候在辦公室晃!哈哈~」一陣沖水聲,「這次考的是多爛阿?」洗著手問。

  「我們班國文平均是全校最後一名ㄟ!」

  「哇靠!太誇張了吧!怎麼可能!國一時我們不是還拿過全校第一?」

  「那是因為之前魏老師還在時,大家上課都有專心聽啊!唉~魏老師懷孕去生產了,所以學校才安排她來上我們班!」

  「到底她是怎麼進來的啊?根本不會教還可以當老師!」

  「誰知道?反正我們班被她害慘了!對了!聽說她是班長的嬸嬸ㄟ!」

  「班長?言書瑜?班上有很多男生都暗戀她ㄟ!」

  「我知道啦!妳不覺得很奇怪嗎?一點也看不出來她們是親戚!」

  「拜託~如果是我也不想認好嗎?」

  「嗯!想想也超可憐的!在學校裡是老師,在家裡是嬸嬸!」

  「也是,我們頂多一天忍兩節課就算了!她卻要在家也要見到!」

  「只說節哀啦!」

  「哇~你好狠喔!唉~幾分啦?我不想去上課!」

  「再二分鐘就上課了!不如,我們晚一點再進教室?」

  「好阿好阿~等一下去福利社好了!反正全班都不太想上課」只見聲音越來越遠,直到聽不見了,其中一間廁所打開來,安佳走出來默默的洗手。

.

    辦公室裡,重元沉思著。亞姿不敲門就直接進來了,看到重元沒有反應,走近坐上他的大腿,嬌聲說道,「課長~我這麼一個人在這,你在想什麼啊?都沒注意到我~」

   重元回神輕聲的回答她,「沒有啦,只事公事上的事?怎麼啦?」

  「就是啊~我之前託你打聽的事怎麼樣了?」亞姿玩弄著重元的頭髮撒嬌的說。

  「你是說正式職位的事?」

  「嗯!如何?」

  「表面上說是給我選擇,其實人選早就預訂好了!」重元小心翼翼的說。

  「啊?怎麼這樣!」亞姿尖叫著跳下重元的大腿。

  「其實」重元猶豫著,想到前天兩人幽會時被親家的小舅撞見,當時小舅臉上不削與憤慨的表情,讓他如芒刺在背,事情早晚會爆發!於是鼓起勇氣勸著亞姿,「是這樣的,我看你這麼辛苦的工作實在是捨不得,而且我們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你也要三十了!不如我離婚娶你?你來當我的秘書,夫唱婦隨不是很好嗎?」

  「這」只見亞姿笑容有些僵掉,「不太好吧?」

  「不然你在家,我養你也可以!」重元急切的拉著亞姿的手說。

  「呃!我知道你的心意,讓我好好想想。啊!我還有一份資料沒建檔,我先去做囉~」說完快步逃離辦公室。

  重元看著亞姿的背影,想到穿上白紗多麼婀娜多姿,不禁幸福的笑了!

  廁所裡,亞姿奮力的洗手,同事阿欣上完廁所也走過來洗手,見亞姿臉色不佳,好奇的問道,「姿姐,你看起來好像很不爽?是發生什麼事了?」雖然有正職的阿欣算前輩,但是都稱大三歲的亞姿為姿姐。

  「哼!功虧一簣!超不爽的!」亞姿憤怒的更用力搓手。

  「啊?什麼意思?」阿欣的好奇心都被勾起來了。

  「我千方百計的搭上言課長,為的就是當上正式職員!結果他卻跟我說早就內定好了!」亞姿甩乾手,粗魯的翻著包包。「更氣人的事,他居然說要離婚娶我,要我當他的秘書,還說什麼夫唱婦隨!」

  「我沒聽錯吧!課長說要娶你?」阿欣失笑的驚叫。

  「哼!要不是我想拿到這份工作,他算什麼貨色啊!還說要離婚?拜託!就算他沒結過婚,我也絕對不會想嫁給他!」亞姿拿出口紅。「還說什麼"妳都快三十了!"我都不嫌他看起來臭老,他到嫌起我來了!氣死我了!」氣到口紅都畫歪了。

  「別氣別氣!」阿欣遞出一張面紙,「姿姐,那是因為你沒看過他老婆!課長結婚時我有去參加,一看就覺得人一定超無聊、長的也很普通,所以課長看到你這個絕世大美女又溫柔撫魅,當然受不了!」

  「唉!真是白費功夫了!本來想做個公職輕鬆的混口飯吃,就可以好好的去玩了!沒想到卻栽在這個花心又陰森森的爛人身上!誰要在家當暖床的啊!我還沒玩完好嗎?想到就來氣!真噁心!」擦了擦嘴,「哼!我就不信我沒辦法!」說完步出廁所。

  「早就知道人選是內定的!看這隻不可一世的孔雀吃鱉,真爽!」阿欣站在鏡子前偷笑。

  隔天亞姿沒有來實習,重元也一直連絡不上,一個禮拜後卻在人事資料上另外一個部門看到亞姿有了正式職位,打聽之下,才知道是搭上了那個部門的高層。

  這幾天重元一直心情很糟,原來由他大學同學那裡探聽到之前在公司亞姿也是用同樣手法四處招搖撞騙,氣的重元憤怒不堪找亞姿裡論,卻受到一頓羞辱。

.

         自從安佳路遇棋士後,便常常電話往來、聊天,有時也約去看攝影展、美術展等。再一次排隊進場時,棋士還偷偷的牽起安佳的手,使安佳回家後念念不忘。但是,沒想到記者都拍到了,拿著相片去勒索棋士。突然之間,棋士不再與安佳聯絡,手機換了!帳號也沒上線!安佳在一次新聞中,看到棋士被提名當黨內的市議員候選人。

  與棋士失了聯絡後,安佳便常茶不思飯不想,還會想吐!經言母關切之下,檢查才發現懷孕快三個月!安佳平時月事常有推遲的現象所以沒發現,醫生也說胎兒不穩定須多加留心。經過好幾次下體突然出血,言母要安佳辭了工作專心在家安胎,也好為以後做全職的家庭主婦。

  安佳天天躺在床上安胎,無聊之下腦中的思緒也多了,想到曉芳提議的寫作,現在有空了,卻不能起身動筆不禁苦笑。每日都必須早晚打安胎針,痛苦時也不能隨意翻身。馮父與馮母不時來探望,總是要安佳多小心,不要讓言家的香火有什麼閃失。

  重元不再晚歸,卻也不多話,總是冷眼的看著安佳痛苦。三個姪女中只有書婷會天天來關心安佳;大嫂跟婆婆為繼承家產大吵一番。有時幫忙送飯到樓上給安佳,也是放了就走;婆婆熱衷於布置嬰兒房,要隔壁的書瑜去跟書婷住、原本跟書婷住的書積去跟小姑住,為此大嫂又跟婆婆冷戰!小姑加入戰局認為婆婆太過分了!整個言家雞犬不寧!

  這天,七個月身孕的安佳特別難受,出血量特別多,在第五次去廁所處裡血跡後,倒在床上,對剛好進房間的丈夫求救,連忙送醫。在救護車上,安佳眼前越來越模糊,婆婆在一旁呼叫著,安佳閉著眼看見當初婆婆對她說,「努力一點,我們言家靠你了!」丈夫在暗夜面無表情的臉;弟弟光遠急切的反對爸爸答應安佳的婚事,「姐姐會不幸福的!」;媽媽千叮嚀萬囑咐,「你結了婚就必須聽從夫家的話,好好的為他們生下兒子!」;曉芳來探望她時神采飛揚的說著當編輯的趣事;父親嚴肅的臉。一幕幕的閃過。

  「快快!送到加護病房!」醫護人員快速的推動病床。

  「心跳太微弱了!打強心針!」一名醫生吩咐著護士。

  「醫生,患者失血過多!還調不到血袋,而且血流的速度太快!」護士著急的說。

  「這去通知家屬!」沒多久婆婆帶著哭腔進來,「醫生醫生,她肚裡的小孩怎麼樣了?保得住嗎?」

  「我們盡力搶救了,可是患者失血過多,請做好心理準備!」醫生嚴肅的說。

  護士們手忙腳亂的在安佳身上有得打針、有的止血。安佳都感覺不到,她看到棋士在咖啡廳裡真誠的說,「答應我,如果有什麼事都可以找我說!不要積在心裡好嗎?」

  嗶、嗶、嗶.「心電圖停止了!醫生!」護士著急的大叫!

  「快快!人工呼吸!不!電擊!」

  「安佳啊!安佳啊!金孫啊!金孫阿~」婆婆大聲哭喊著,可是安佳已經聽不見了!

創作者介紹

寫作指導

pucl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