墜子

中二A BENI 498510378

一位身形消瘦的老爺爺,在安養院裡,孤獨的坐在輪椅上,雙眼無神,口中唸唸有詞,但沒有人知道他在說什麼,偶爾,這位老人會流下淚,但沒有人知道他為何而哭,他手裡總是緊握著一個墜子,但沒有人知道這墜子是從何而來,而他又曾經經歷過了什麼事,沒有人知道。奇怪的是,從來沒有人來探望過這位老爺爺,直到有一天,有個女孩來見她

l   第一幕

雯嘉從以前到現在心中就有一直有個疑問:「為什麼媽媽對我總是這麼冷淡?為什麼爸爸不常回家?」,雯嘉從來沒有問過自己的父母親,因為她對自己的父母親並不熟悉。

雯嘉的記憶中,母親玲惠是個有自信又有智慧的美麗女子,常常請一大群的朋友來家裡談天說笑,可是每當朋友走的時候,母親面對她的臉總是變得既嚴肅又可怕,甚至不太對她說話,因此,雯嘉對自己的母親是又怕又討厭。至於對於父親社言的印象,就只有身形高高瘦瘦,板著一張臉,不太愛說話,在加上父親不常回家,父親對雯嘉來說是相當陌生的。

l   第二幕

「今天要乖乖的喔!雯嘉,我下午會來接你的」,雯嘉家的傭人帶著印尼特殊口音,在幼稚園的門口向雯嘉這麼說,「嗯!我知道了」雯嘉開心的回答著。

從小雯嘉就是由家裡請的傭人ROSE照顧,父母親很少回家,ROSE雯嘉很好,常常帶她出去玩,還買雯嘉最喜歡的糖果、玩具,「ROSS媽媽,幫我綁頭髮好不好?」「好啊!今天幫你綁沖天炮頭好不好?」「好啊!」,雯嘉最依賴ROSE了,也很喜歡向她撒嬌,很幸福。

一天,雯嘉的母親回到家,雯嘉躲在ROSE的背後,不敢走到母親面前,而母親只是冷冷得看了雯嘉一眼,對ROSE說:「你準備回家吧!我們不請你了」,ROSE睜大雙眼激動的問:「太太,請問是我哪裡做不…」「我叫妳回去就回去,不要再說了!」,躲在一旁的雯嘉嚇的不敢說話,就這樣,隔天ROSE就被送回去了,留下獨自在房間哭泣的雯嘉

l   第三幕

雯嘉,今天要不要來老師家吃晚餐?」「好啊!我要去」,雯嘉的國中班導秀美老師常常帶雯嘉出去吃飯,假日的時候,也會帶雯嘉一起出去玩,雯嘉的母親常常不在家,因此,雯嘉三不五時就會住在秀美老師家,秀美老師對她來說,就是第二個母親,秀美老師常常摸著她的臉頰,露出心疼的樣子說到:「我可憐的寶貝啊!秀美老師永遠愛你喔!」,雯嘉常常抱著秀美老師痛哭,把心中的心事告訴她。

在2006年雯嘉升高中的這年暑假,秀美老師和雯嘉的叔叔開的旅遊團一起到美國完後回來沒多久,「雯嘉啊!老師回來了,要不要過來這裡,老師想跟你分享好多事呢!」,雯嘉二話不說的找老師,老師翻開照片,一張張的介紹她去的地方,每當照片中出現雯嘉的叔叔,秀美老師總是會用手摸摸照片,並問雯嘉許多有關叔叔的事,雯嘉心裡感到有一絲得怪異,但後來見秀美老師很開心的樣子,也就沒有多問了。

l   第四幕

雯嘉剛回到家,「你剛剛到哪裡去了?」,雯嘉的母親站在門口瞪著她問,「沒有,我去找老師,我要進去房間了」,雯嘉和母親的感情到了國中還是不好,雯嘉對母親的冷淡已經感到麻痺了,甚至不想跟母親有所接觸。

這時電話響起,雯嘉接起電話,另一頭傳來秀美老師的聲音:「雯嘉,我…嗚~嗚」,「老師妳怎麼了?為什麼哭了?」,雯嘉正著急的時候,電話突然被掛斷,她一抬頭,見到母親把電話掛斷,氣憤的說:「你這是在幹嘛?」、「你以後不准跟秀美老師連絡了」,「你憑什麼管我?你奪去我好多的幸福,你對我又沒多好,我幹嘛聽你的?」,雯嘉說完氣憤的跑到樓下,卻看到了叔叔和父親坐著,叔叔低頭不語,父親則是凝重的皺起眉頭。

「到底事發生什麼事了?」雯嘉納悶的望著叔叔,「雯嘉,過來坐著」,雯嘉的父親招招手示意,她只能乖乖的坐著,接著父親說道:「秀美老師和你叔叔在一起,叔叔的老婆鬧離婚,女兒更是擔心到成績下滑,秀美老師還打電話給你叔叔恐嚇他,太不應該了,以後不准聯絡她了。」,雯嘉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她不肯相信,想要向秀美老師問個清楚,但雯嘉的母親盯得很緊,讓她找不到機會連絡老師。

l   第五幕

這天,雯嘉假借和朋友出去,其實她偷偷和秀美老師約了出來,雯嘉匆忙的跑進咖啡廳裡,只見秀美老師握緊雙手,眼睛腫腫的,看起來沒什麼精神,「老師!」,秀美老師抬起頭來,馬上抱著雯嘉痛哭,直到老師情緒平復後,老師才開口說道:「雯嘉,對不起,我不應該去破壞你叔叔的家庭,我很抱歉,我不會再和你叔叔有來往了,但請你不要不理我,我把你當作是自己的女兒看待,我不能沒有你啊!」,雯嘉點了點頭,說道:「沒關係,老師肯跟我道歉認錯我已經很感謝了,我原諒老師」,老師接著說:「雯嘉,老師有件事要告訴你,我認為你有必要知道,其實你的母親,是你爸的小老婆,你爸在外面早就已經跟別的女人結婚了,還生了一個兒子,你要相信我,我不會騙你的」,雯嘉安靜不語,眼看時間也晚了,雯嘉得快點回家,而秀美老師也和雯嘉道別。

雯嘉回到家,獨自的思考老師說的話,又讓她想到父親常常不回家,難道這是真的事?她不想再多想,決定先裝作不知道,等到時機到了再向母親問個清楚。

l   第六幕

雯嘉要升高三這一年暑假的某一天,母親對雯嘉說:「我要和朋友出去玩,晚餐你自己看著辦吧!」,過了兩個多小時,電話響起,在整理房間的雯嘉接起電話:「你好!請問是鍾玲惠的家屬嗎?我們這裡是醫院,她現在情況很危急」,「好!我現在趕快過去」,雯嘉掛完電話,著急得出門。

到了醫院,雯嘉見到母親躺在急診室的病床上,她奮力的呼喚著母親,可是母親卻沒半點反應。「這位小姐,請問你是鍾玲惠的家屬嗎?」、「是的,我是她女兒」、「我是醫師,現在可以請你麻煩協助我們簽一些資料嗎?她現在很不樂觀,腦幹部分嚴重出血。」,醫生把單子拿給雯嘉雯嘉看見單子上面大大的寫著「放棄急救書」,她連忙打電話給父親,父親匆忙的趕來醫院,看見母親這樣,哭了起來,握著雯嘉的手說:「怎麼辦?你沒有媽媽怎麼辦?我要怎麼辦?」,她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對她來說相當陌生的父親,居然在她面前哭了,種種突如其來的事,讓她喘不過氣來,但也只能默默的在一旁祈禱。

l   第七幕

文嘉的父親動用了所有的人脈,把母親從鬼門關前拉了回來。「媽媽!」她衝進病房抱住母親,但母親眼神驚慌的說:「你…你是誰?」雯嘉錯愕的望著母親,原來母親失憶了,頭腦也變得不太靈光,走路不穩,個性變得暴躁,什麼也都不想做,只想著睡覺和吃東西,變的完全不一樣了

一年過後,雯嘉的母親終於搬回家住了,但是情況一直不是很好,「讓我睡覺,要不然讓我吃東西好不好!」、「媽~不行,你起來動一動,多動一動腦,不要這樣子」、「不要!社言都不回來,我恨他,是我不漂亮嗎?還是他不愛我了?」,母親每天都是如此。一天,雯嘉在樓下吃飯,突然聽到二樓傳來一陣聲響,她跑上去看,看到自己的母親發瘋似的將她房間中與父親的照片剪破,把掛在牆上的沙龍照踩壞,邊剪邊笑,將手上的水倒在照片上說道:「都消失吧!哈哈哈」,雯嘉連忙阻止,而後無奈的收拾殘局,便在地板上撿到一個墜子,仔細看發現墜子只剩半邊,翻到墜子背面看見了父親的照片,雯嘉小心收著,不被母親看到。

過了好幾個月,父親回家了,只說了一句話:「阿嬤過世了,後天你要來參加告別式,你自己一個人來就好了」,雯嘉點了點頭,也沒多說什麼

在阿嬤的道別式當天,她看見了一個中年婦女,頭髮捲捲又高高瘦瘦,相當蒼老的女子站在父親的右邊,而父親的左邊則是站了一個年輕男子,雯嘉很好奇的盯著他們看,父親看到她說道:「雯嘉啊!爸爸在這裡」,雯嘉走到面前正想要說話,卻見父親身旁的老女子惡狠狠的瞪著她,她嚇到了,不明白這女子為什麼要瞪她,直到告別式快結束了,她才想到,秀美老師之前跟她說的話,原來那中年婦女和年輕男子是父親的「正牌」,再加上參加告別式時,父親的親戚很多都漠視她,讓她的心裡很難受,決定先回家沉澱心情。

「媽媽好可憐,我該怎麼辦?看著媽媽一天天這樣毫無意義的過日子,就為了一個男人,什麼都不想做了,何必呢?」,雯嘉獨自在房間自言自語。

l   第八幕

一年後,雯嘉已經是個大學生了,又意外的得知父親在外面有第三個家庭,而且似乎和第三位生了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她會知道這件事是因為有一天母親的朋友來探望她,並告訴她有一次參加婚宴,看見雯嘉的父親也有出席,身邊帶了一個美麗女子和三個孩子,那三個孩子和雯嘉的父親長得特別像,雯嘉只有嘆口氣,似乎對這些事也不太在意了,但看著現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母親,希望能夠幫助母親,讓她盡快恢復記憶,要不然就是帶母親離開台灣,讓母親淡忘掉父親。

雯嘉大學畢業後,馬上就找到工作了,她在一間外商公司上班,而在她二十八歲這一年,很幸運的被選中到美國外商公司工作的機會,雯嘉瞞著父親,帶著母親離開了台灣,母親在不同的國家適應得很好,記憶力漸漸好轉,而雯嘉則是把有父親照片的墜子帶在身上,想到時就會拿起來看。一天,母親對雯嘉說:「雯嘉,媽媽對不起你,以前對你不好」,雯嘉望著母親留下眼淚,接著母親說道:「我不是故意要那樣對你的,當時我認為如果你是男生的話,你父親就會一直在我身邊的,我錯了」,雯嘉只是哭著點點頭,選擇原諒自己的母親。

l   第九幕

在美國與母親住了將近快二十年的雯嘉,當時她四十八歲,加入了慈善團體,擔任義工,在一次的慈善機構交流會當中,她與同事一起前往台灣,因緣際會下,雯嘉來到了位在台北的一間養老院,一走進去,雯嘉看到一個老人,滿頭白髮,坐在輪椅上,看起來相當的瘦弱,眼神悲傷,不斷自言自語的說:「玲惠啊!我親愛的玲惠,妳在哪裡?雯嘉啊!我的乖女兒…」,雯嘉覺得這個老人給她一種好熟悉的感覺,並上前關懷,蹲下來時,老人看見雯嘉身上的墜子,激動的說道:「是親愛的嗎?玲惠?」,接著老人從口袋中取出另一個相同款式的墜子,雯嘉驚訝的看著他說:「爸爸?」,老人抬起頭來,望著雯嘉說:「玲惠啊!你怎麼都沒變老呢?」,「我不是玲惠,我是雯嘉,你還記得我嗎?爸爸!」,老人流下淚,將墜子交給雯嘉,雯嘉看見墜子的背面居然是貼著媽媽年輕時的照片,雯嘉抱著老人不斷的哭,「爸!你為什麼會自己一個人在這裡?大媽呢?你的兒子呢?爸~」雯嘉激動的抱著年老的父親,父親望著雯嘉,聲音顫抖的說道:「女…女兒啊!父親對不起妳和妳媽,冷落了你們,我很後悔,每天都想念著你們,等我想要挽回你們時,你們已經不在了,我四處找都找不到你們,你媽在哪?我想見她,她還好嗎?讓我跟他見面,這樣我也死而無憾了」,雯嘉知道媽媽一定不肯見父親,雯嘉告訴父親:「爸!媽媽過得很好,你不必擔心,但是爸爸,媽媽為了要讓自己快樂,花了好多的時間在療傷,現在病情也好轉了,如果你這樣去見媽,媽媽的打擊會很大,醫生有特別提醒我不能讓媽媽的情緒起伏太大,所以爸爸,為了媽媽,也為了我,不要再打擾媽媽了,好嗎?」,父親低頭思索,之後說道:「知到了,雯嘉啊!我以後還有機會在見到你嗎?」,雯嘉流下淚來說道:「我有機會一定會過來陪陪你的,看見你這樣,我很心痛,請放心,一定會常來的」,

之後和父親聊了許久,得知了父親晚年相當悲慘,大老婆去世,大老婆的兒子不願意原諒自己的父親,第三個外遇對象也跟別的男人跑了,和第三個外遇對象所生的兒子及女兒沒有人想照顧他,所以將他丟到安養院,從此再也沒有人來看他,而雯嘉的父親臉上也出現了好久沒有出現的笑容,雖然沒有見到玲惠,但見到女兒他已經心滿意足了。

l   第十幕

雯嘉把見到父親這件事埋藏在自己的心底,每個月都會騙媽媽因為公務所以要出差,其實她是來台灣陪父親的,父親告訴她有關墜子的事,原來這是父親向母親告白時所送的,希望她能將同款式的墜子交給母親,雯嘉知道假若將墜子交給自己的媽媽,對媽媽來說是二度傷害,拒絕了父親的請求,父親最後說:「女兒,我沒能留給你什麼東西,要不然就把這墜子給妳吧!」,雯嘉不願收,但父親硬塞給了她。

過了幾年,父親生了重病,雯嘉得知後,才將遇見父親的事告訴母親,而母親也意外的冷靜,淡淡的說:「讓我去見見他吧!」,雯嘉帶著母親回到台灣探視父親,因為病情惡化,父親見到玲惠,雖然想抱住她,但可惜的事他已沒有力氣了,他想對玲惠說很多話,但因插著管沒辦法說話了,他的眼角流下了眼淚,望著玲惠,之後就去世了,雯嘉的母親難過得哭了一陣子後,故作鎮定,告訴雯嘉想要先回美國休息,雯嘉也就先讓母親回去了。在告別式當天,只有雯嘉替自己的父親辦了喪事,而這墜子事隔好幾年轉到了雯嘉的手上,卻沒有機會回到玲惠的手上。

創作者介紹

寫作指導

pucl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