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淚,四飄盪,多少遊人盡望鄉?

女兒淚,情難斷,為何總是斷人腸?

女兒淚,路途遙,那堪只望塵土揚?

女兒淚,運不祥,佳人薄命歸何方?

天理公道為誰匡?」

 

歌聲清爽,餘音不絕,卻是訴說多少無奈?道盡多少蒼涼?此情可憫,其情可悲,聞者無不暗暗落淚。

 

圍觀群眾是裏三層,外三層,將這官道堵的水洩不通。而其中,只見一約莫十四、五歲小女孩,面目清秀端裝,然而卻身著粗布破衣,手持一木梆子唱著……

 

「小美人兒,怎這麼可憐在街頭賣藝?」伴隨一陣不懷好意的笑聲,伸手挑起那小小的臉蛋,接著又道:「不如跟老子回去,好好的陪老子快樂快樂……」一中年男子,面上盡是亂糟糟的鬍子,身穿灰舊綠袍,身邊還跟著兩個跟班,更是一臉猥瑣……

 

那女孩只是無力的將頭別了過去,眼中卻滿溢著悲憤與鄙視。隨之而來的,又是一陣哄堂大笑,其中還夾雜著幾句「老天爺這麼不懂憐香惜玉啊?」「不如讓哥倆代替老天爺好好疼疼……」

 

倏地,安靜了下來,聽一人唱和道:

 

「男兒志,動八荒,目中無人是猖狂。

男兒志,似坦蕩,終恨一心如豺狼。

男兒志,舉頭昂,不過無定意徬徨。

男兒志,為流芳,可笑滿目還蒼茫。

無處可尋錦榮光。」

 

不是出自那女孩口中,而是一飽經風霜的女人口中,雖已是徐娘半老,可仍不論歌藝、樣貌,由不減當年!只見一人從人群中緩緩步出,赫然正是杜十娘!

 

「這不是孫富,孫少爺嗎?自從聽聞您家道中落,性情大變,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啊!」杜十娘冰冷地說道,「真是天理輪迴,報應啊!」心中暗暗想著。

 

登時,孫富愣了一愣,隨即一怒:「你……」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剎時臉色紅了又白,白了又紅。

 

「原本聽聞李甲發了失心瘋,拿著路邊的石頭當寶,嘴裡叨唸著元寶、珍珠、貓眼石;而令尊吃了官司,落得如此下場,」杜十娘說著,眼中又閃過一絲憐惜與氣憤,又續道:「念著往日好歹有段交情,出來看看,沒想到今日竟是……」十娘愈說愈發怒氣,狠狠地瞪著孫富。

 

「十娘,你聽我說說……」孫富攝於十娘的眼神,不安地搓著手道。

 

「不必了,過去的,都過去了,如今親眼所見,更不需多說。」孫富話未說完,就被十娘硬生生打斷。十娘走近那小姑娘,牽起那冰涼、滿是傷痕無力的小手,拉著她穿過人群頭也不回的離去,伴著眾人的竊竊私語,留下自責、茫然的孫富……

 

「自當日跳江求死,為一旁的善心人救起,想想也有五年了,當真還難以割捨嗎?」杜十娘心中暗暗問著自己,看著眼前的落日、枯葉,刮起的秋風一陣又一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ucl123 的頭像
pucl123

寫作指導

pucl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